扯蛋。

Sora:

BGM:http://www.xiami.com/song/3435934?spm=a1z1s.6659513.0.0.GBPu6W

photos:小言 @Pure__言 眼球@带触手的眼球怪 

协力:寂音@寂音-负能量传递者 ⑨@akarinwhere 狗崽 @缇娜_斯普朗特型狗崽 

后期:萍酱@幻想世界少女萍酱 空@Ako空 

渚 空

杏 罗娅@罗娅Roya 

椋 优米@正規空母優米 

琴美 年兽@网络失足少女 

智代 瞳澪@瞳澪_阿秀诶生一堆 

风子 小丝@suny小丝_机制仓鼠圆滚滚 


我從不後悔遇見你。

Tomsphere:

▷黑执事-马戏团◁

夏尔:脱

摄影后期:Tomsphere-管理人

[團兵]失格.しっかく05.

日常空白:

05.

艾爾文只覺得差一步就會死去。
口渴、飢餓、飢渴,死亡的感覺是那樣強烈,強烈到閉上眼睛就會跨過那條界線。

但一直撐著。
依照肉體的疲倦飢餓感應該已經過七八天、每天都聽他自虐的傷害、讓一群墮落的人攪和人生,在那樣混亂過去後,里維又會回到自己身邊、將情緒倒在身上,用盡各種暴力,里維眼底只渴望自己回應。
不想反抗也不去反抗,只希望他能夠好過一點。
回應什麼都是痛苦,艾爾文盯著門,眼前景像有些模糊了,手用力抓緊嘗試的晃動鐵鍊,又頹然的閉上眼停止掙扎。

如果就這樣死了,他就沒有可以發洩情緒的對象、說不定會墮落到社會最底層最深淵、就那樣死去。
死在巨人嘴裡還可以被稱做英雄,但放任作賤自己直到肉體腐爛敗壞死去,不會有任何人同情。
就算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。
就如同一開始就錯亂的婚姻,既然一直喜歡里維,就不應該結婚、不應該踩在現在和過去中,不應該游移在夢和現實間。

不應該傷害里維。
他就是自己的兒子,就算有、或沒有過去戀人的記憶,都應該要好好疼愛他。
為什麼可以把世界分為夢和現實,卻不能正視現實中的孩子。
夢中的自己是殘忍的,但卻盡力對一把拉起、到後來一同墮入地獄的里維好,好幾個片段的記憶中,他雖然沾滿血腥、哭喪著臉,卻因為自己的擁抱和體溫又笑了。
明明有餘力對愛人溫柔,但現在的艾爾文卻做不到,只沉溺在自己的悲劇中、自以為悲劇主角自我哀憐、所以造就出這樣的里維。

每個人都渴望被愛。
太渴望得到夢中已經完美的愛情,所以自己拋棄現實,一直不看不聽不思考,只循著過往記憶步調前進,不去正是這個已經溫和許多的世界,只一昧逃避。
里維所抱怨、所氣憤的,自己的背叛、自己的無視,都是真的。
不需要跟他解釋心底多年的糾結掙扎,因為他不需要承受艾爾文下一個人生的痛苦掙扎,才年紀輕輕不過十六的他,不需要再一次撐起他人的痛苦,這個世界沒有理由也沒有痛苦到需要支撐才活得下去。

所以不管里維怎麼做,自己都接受。
心中還偷偷想著,就算這樣被動被虐,也是得到了他的關愛。

也許永遠都沒有辦法像里維一樣,將感情掛在嘴邊、並用行動付出。
也許這輩子就這樣過去了、或者真的就在下一秒,自己就會被迫闔眼被死神帶走了。
但唯一可以慶幸的是,擾亂自己那麼多年的記憶,是兩人份的現實。

「里維。」終於說出這個名字,艾爾文又疲倦的眨了眨眼。
就算現實中的這個名字是自己的孩子,但總可以偷偷期待一下吧?下一輩子、不要像面對巨人時,每天在痛苦煎熬中度過,也不要像現在,毫無情感隨波逐流的活著、然後傷害了重要的人。

──希望下一個乘載兩人份記憶的艾爾文,可以更加溫柔的對待里維。
就算是不經意的擦身而過,就算人生不平順也充滿波折。但里維不要是自己的兒子了、也希望他能夠得到想要的情感。

至少這輩子的自己可能會死,但里維還活著。

***

艾爾文在戀人死掉後,隱忍下情緒、孤單的朝目標走去。
路途上又葬送更多的人、失去更多、直到終於有一天看見道路的終點、在所有任務完成後,心中充滿孤寂。
慶祝的歡呼沒有兩人顯得太過虛幻,就算被稱做英雄,反面來說就是劊子手。
疲倦的拖著早已殘破不堪的肉體,那些過於高亢的聲音像磨刀的刺耳聲,像在提醒自己腳下墊了多少屍體。

沒有愉快。只有絕望和難以呼吸的痛苦。
將砍過無數巨人的雙刃拿在手裡,喘息著,在痛苦已經快衝破胸膛、快將自己絞死前,將雙刀架在後頸,閉上眼睛,用力切下。

外頭是帶著瘋狂的慶祝,男人寂寞的、倒在血泊中迎接人生終點,只有死去的冰冷和痛苦悔恨吞噬最後一點生氣。
不斷的叫著那個名字,在疼痛終於緩慢消失、意識也逐漸模糊時,老艾爾文終於流下連巨人消失後、都沒有流下的眼淚。
在最後一刻、並不如人類所說,可以見到鮮明的跑馬燈,只有巨大強烈的痛苦,還有不斷反品嘗著孤寂。

愛人離去太久,連他完整的形象、體熱都逐漸遺忘。
痛恨奉獻一切卻連記憶都沒好好珍藏的自己、痛恨沒有多親吻幾下、多寵溺他、多告訴他幾次我愛你。
也許是人生最後的呼喊,想著也許戀人在哪裡聽著,或憐憫的看著自己。
好愛他、乾靜的氣息、俐落的身影、不帶一絲破綻的完美,只要微笑、就讓人感到幸福的美好表情。

「我愛你──里維。」這就是為什麼、永遠無法放棄愛你的原因。

***

「你有想過嗎?沒有巨人的生活。」
低頭忙碌的男人突然抬起頭看自己,里維有些慌張的撇過頭不想讓艾爾文發現自己看他看到呆住,在往旁邊看幾秒後,又假裝沒事的低頭看泡好卻沒動的紅茶。
「……你工作不專心在想什麼啊?」拿起紅茶杯,原本想要用輕鬆的口氣帶過,卻看艾爾文臉上是認真的表情,嘆口氣,將杯子放下後走到桌邊。「……想到什麼?」
「下次出城。」艾爾文不需要把話說白里維就懂了,看那雙暗色的雙眼眨了眨,皺了眉瞪著自己後、幾秒露出無奈的笑。
「我不會死的、艾爾文。」手覆蓋在男人臉頰邊,幾年下來可以感覺到他的滄桑,也可以感受到他越來越龐大的恐懼。「你不相信我?」
「我不相信這個世界。」輕吻著里維的手心,艾爾文看著桌上的陣型圖。「我相信你、但這個世界不是相信就可以存活。」
「嗯──」轉頭看了陣型上的記號,標記自己小隊的箭頭在出城對型散開後採取了邊陲的進軍路線,旁邊都沒有其他士兵,的確是非常危險的。「你知道沒有巨人後我想過怎樣的生活嗎?」
「嗯?」
「只要有你的生活。」揉搓男人的臉,里維看著那雙淡色雙眼掩蓋不了的疲倦,「艾爾文、你想要去海邊我們就去吧、想要看純白無瑕的大地、想看黑惡險峻的火山我們就去吧、要去哪裡都可以、不要別人打擾,我也不要你煩惱人類之後怎麼過。」

在說話時,艾爾文稍微抬起頭看向里維,里維看見那雙眼底的倒影、只有自己。

「你只要想著我就夠了。」

你只要想著我就夠了。
里維張開眼睛,在肉體和疲倦到達極限後,還是想著、想著被自己囚禁施暴虐待,卻總是沉默接受的他。

又是痛苦到連眼淚哀號都無法表達的苦楚。

***

到底是誰決定他是自己的父親?
頭非常昏,里維到外頭狂歡後還是回到家裡,坐在最靠門的位子盯著依然被鎖在浴室的男人。
吞進肚裡的藥丸讓意識有些模糊,從袋子裡摸出酒,嘗試好幾次終於將酒罐打開,抬頭猛灌著,看男人虛弱、隨時都會暈厥的孱弱、胸膛的呼吸忽快忽慢、已經被折磨到臨界點的模樣。
唯一不變的是那雙眼睛。艾爾文用著非常痛苦的表情望著自己。

那是夢裡的艾爾文?還是現實中的爸爸?
手不住的發抖,酒吧裡的人說藥效可以讓人忘情、好好的瘋狂享受。
但自己只想抱著男人痛哭、並且希望他溫柔的緊抱自己。
你不是一直都是我情感唯一的依靠嗎?

「艾爾文……」捏扁手中的罐子,里維支撐不住藥效發抖的身體,整個人撲倒在地。「哈哈哈、哈哈哈哈……」無法控制的狂笑,肺部內的氧氣被抽蓄強迫著擠出,抽搐中、扭頭看男人咬著牙也發抖的模樣,用力摳地板,挪動沉重的身體爬到男人跟前,那淡藍色、總讓自己充滿勇氣的透亮雙眼突然緊閉。

他不願看自己。

「你這個沒用的孬種、你這個混蛋、背叛者、該死的……為什麼只有我痛苦!你說啊──混帳!」狹小的空間在狂吼中發出嗡嗡聲,那股噁心暈眩到底是藥效或男人給的痛苦?「我都記得、記得你多愛我、記得你對我笑、對我溫柔、噁──為什麼變成這樣?嗚啊、嗚呵──哈哈哈……」

依舊沉默的讓里維進行獨角演出,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情緒、艾爾文選擇逃避。
里維狂吼吶喊的話曾經是自己那心的呼喊。
看著毫無記憶的孩子艾爾文也感覺到沉重難以排解的寂寞,但多數時間,只要想到對他可能造成的傷害,就忍下想要對他控訴的氣憤。
所愛的人成為親生血脈已經夠痛了,還要強逼一個應該幸福、應該在世界中緩慢累積經驗的孩子面對一個被拋下孤獨戀人的痛楚。

就乾脆這樣被鞭撻到死去、死在你身邊──

「我不想要……咳、艾爾文……你讓我死掉算了──嗚啊、呃……哈啊──我乾脆──咳咳咳……咳咳…噁──哈啊、咳咳咳咳……」
感覺什麼東西從嘴裡流出,里維停不下來的咳嗽讓疼痛從肺部蔓延到全身,身體縮成一團想減緩痛苦,一隻手抓住男人的腳脛,連呼吸都難以控制,就算自甘墮落成這樣,也無法真正痛恨他,想殺了他,卻完全下不了手。

「……?」
激烈的咳嗽讓艾爾文張開眼,趴在地上的里維臉色異常慘白,艾爾文想確定他的狀況,卻被鐵鍊緊縛著。用全身的力氣扯著手中的鐵鍊,艾爾文看向管線和水槽銜接的部分,將鐵鍊拉到脆弱的銜接觸,艾爾文用全身的力氣搖晃、拉扯著,完全不顧手腕因為鐵鍊的緊勒發白、和骨頭的悲鳴聲。

「艾爾文、艾爾文──哈啊、哈啊──」無法呼吸、掐住喉嚨,指尖用力摳著。
噁心的甜味沿著喉嚨從體內爆出,腸胃絞成一團、身體也不聽使喚的痙攣,快死了,腦中只有乾脆死去解脫的念頭,原本掐著氣管的手沾著血,在空中揮動,想抓住什麼。
快點抓住我,把我從黑暗裡拉出……

「要送你到醫院才行、里維、回答我──」拉扯沒有用乾脆用身體撞,好不容易手中的鐵鍊稍微鬆動,艾爾文連忙抓住里維的手。
身為父親、身為艾爾文,就算所有都放棄了,還是沒辦法放下他。
「里維、里維?你還好嗎?」將他抱進懷裡,手拍著他的臉,卻發現懷中的人沒有呼吸。「我應該阻止你的、對不起──拜託你不要出事、拜託你回答我……」

不要用那個難過的口氣叫我的名字、艾爾文。
緊緊抓住他的手,拜託你、不要再放手了、不要再放手了。

意識模糊到無法聽清楚男人吼叫的內容,但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和對自己的情感,溫熱的氣息和溫暖包圍著身體,里維突然覺得安心、就這樣昏過去。

秘封実験室:

東方花映冢

20140815|メディスン·メランコリー:Meimo 風見幽香: Yukari Photo from:蔬果肉肉DEE  Staff thx:土豆

偷跑一個!終於見到阿紫紫啦>A<

跑到廣州最南端,雖然各種坑爹幸好景還是提好看,不虧是國家級風景區!

當然價格也是國家級【從地鐵站打的都打了100+】感覺比起深圳還遠;口;

特別感謝土豆同學給我們撐傘!【你生日我會買鈴木達央的寫真集給你的(不對!)】

雖然我眼睛不爭氣就是,被太陽晒得小大眼了TAT

有機會阿紫紫再來妖都一起在吃吃吃!